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深夜电台

来自48小时限定掉落,梗是卡普格拉妄想综合症 @词藻池塘
感谢周华健和品冠的伤心的歌,不然这条鱼得摸上48小时还搁浅了。

“我来到了FM电台,带起了陌生的耳机。电台里形形色色的人不断来往,也有殷勤的女人询问我的来历。我咽了好些时间的口水,斟酌了好久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

你先前一直说你是个穷困潦倒的DJ,没什么钱,但还是能养我。甚至一个月前和同事楼里的男男女女们说起我,说得眉飞色舞。你说你不怕天不怕地,只怕我离开你。你向全部同事介绍我,又像个私自的孩童捧着一罐发酸的糖浆不把我奉出来。那时候我不想你,甚至觉得你蠢得可笑。

可是有一天,我是说那一天后,我发现了你的不同。你会不会觉得自豪,说我终于发现你在我心中的与众不同了?是,我要承认,我发现了。可是那时候不是,那时候我发现了你的把戏。

……

对不起我沉默了。沉默了多久?哦,三分钟,挺久的,一个世纪一样。

呼——

我是说那个把戏。挺愚蠢的。不,并不是说你愚蠢,你很聪明,真的,走得不动声色。

其实你并不需要蓄意找个与你相貌相近的人来骗我。赛科尔,你明白我是训练过的军人,小把戏是骗不了我的。

我记得,你也有过很多小把戏。但都太小儿科了。我记得你在国军医院里说了一句话,“谢天谢地,维鲁特,你终于醒了!”

那时候你特别兴高采烈,手舞足蹈,把我扎了点滴的手晃到血液倒吸。导管里盛着半管血,你一直不知道。我一直很迷惘,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怎么会有交互。后来我发现了,你抓着我手腕的手心里全是汗珠,你在逃避什么对不对?是桃花债吧赛科尔。

还有一次,你第一次约我的时候。你悄悄搞了个烛光晚餐,好端端灯光你硬要弄成女生那套灯火阑珊。自服务员端菜上来你就一直吃个不停,眼神慌乱地往四周瞟。后来快结束了,我准备起身就走,你却用力地抓着我的手——你的手上也有好些肌肉啊,不比我这个当国军的差。

你说维鲁特你别走,给我三分钟成不成?

抓住我手的力气出奇的大。我说好吧。

我看着时针嘀嗒地走,准备捏在三分钟整就撒腿跑人。我看你一直怂得不行地蠕动嘴,吞吞又吐吐。要是我没挪下椅子,怕是这一辈子你都不会说了。

你说,维鲁特,我喜欢你。真的,老久了。你和我走吧,虽然我不会陪你下棋,但我能每天给你种一盆花,每天浇水,定时除虫!你说得那么坚决,还真的挺像真的呢!

然后你现在骗了我。

虽然,这个形似你的人也会整日给花花草草浇水除虫,甚至还能准确地告诉我那块地里到底有多少盆花。但那不是你啊赛科尔,那是个假人,假的。

我要夸你玩得一手好把戏,和这个假人串通一气,把一切做的那么真……太恐怖了赛科尔。你想过没有,一切都是假的,又是虚的又是真的我要分不出来了。可是内心却坚定地告诉我那不是你。

那不是你,我知道一定有哪里不同。

……

你玩的把戏真好。

……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你现在是不是在哪个电台里头泡着妞?用那套老掉牙的蹩脚手法骗取女孩的心?挺好的。

说实话你离开后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像平日的繁忙瞬间清闲了。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差异……可能是赛科尔你太肥了,化成了空气也要把我的时间充得满满的。

嗬,还是有点忍不住笑了。

不过也是难过的,就怎么走了呢?还要如此颇费心计地走。你累吗赛科尔,我怀疑你是不是时常和那个假人通电话告知他关于我的一切。然后假人才可以做的那么真,把一切都做得那么顺理成章。可我很讨厌被洞悉,别再这样自以为是了好吗?赛科尔。

不过你也是有心,把花的数量数的那么清楚。你累不累,我有点。

我现在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我们是不是一开始就认识。你是我的谁呢赛科尔,你告诉我吗?我不要假人,你不要借假人的嘴告诉我。

……

我要说些什么呢?现在,我要摘下耳机走去夜风里了。再晚了,假人是要知道的。他最近看我看得真严,把我像颗树一样扎在怀里。

最后啊,我想,你要是一天不回来我就砸烂一盆花,直至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你真正出来面对我时。

晚安,赛科尔。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我是维鲁特。”

评论(2)
热度(31)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