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给阿青

这些日子里我又攒了些钱,夜里头跑出去阴疙瘩里看日本的小雏鸟扑簌着翅膀。不说林様,日本的男人们可表里不一地很嘞!日头底下的各个都西装革履,有的西装里头还圈了一圈自己的名字。有天半夜我跑起来,床边蜷着个半秃头的中年人,我伸手翻了把领口,发现是中岛x雄,心想这准不是我阿爸那家里头的?我不敢断定那是我鬼混在日本大发的死鬼阿爸,像是我先前给你写的,我跑遍半个日本啦,满地都是中岛x雄,我也说不准谁是。

阿青,我还挺好的。说真的,我在饭店里炒起菜哩!大厨一开始哇,戒尺打得我手掌红了几层!像是什么……披萨你吃过吗?就烤红的的披萨,滋滋脆的。

攒下了钱里割了一份出来,我买了一套纯白色的和服,贴着身材剪的,完全不比先前台北做西装的赖老板差!店主是个眉眼慈祥的老奶,身上涂了些脂粉。诶,我阿母还好吗?我相信继父不会打她,他只会把我这小崽子的骨头折断了捏碎了熬骨头汤喝!嘿嘿,现在我翅膀硬了,飞外国去咯!

不知道新公园怎么样了,杨教头是不是又领了班小青春鸟哪?你回去过了没有?虽然远在日本,可我也有了想回去的念头。你说,那段日子,怎么像是一辈子了呢。

2017-04-30
 
评论
热度(4)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