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开水

中岛敦蹲在电热水壶边看着水。水在里头滚了好些时间,咔哒一声,电钮跳了。中岛敦伸手去拿,却被太宰治一口喝住了。他愣在那里,而太宰治也像愣住了,一直看着中岛敦悬在半空的手。那手离电热水壶只有一寸的距离。

小心点,别被烫到了。太宰治抖了抖手上的报纸,继而又看着版面,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滚烫的茶水泡开了混沌的茶饼。中岛敦小心翼翼地碰着电热水壶。深红色的外壳虽然微微发热,但凭触感温度也仅有40℃。中岛敦再一次看着太宰治,而后者也侧过头看着他,招呼了一杯热茶。

那杯热茶被掂在太宰治手里,他碰了碰,又放在一边。中岛敦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太宰先生以前被烫伤过吗?

那人从报纸里抬起头,眼神忽而飘远,像一叶浮游的茶渣。烫过,他眼神笃定,特别难受。还起泡了。他抬起手圈了个圈,起了个小泡,被朋友挑开后流了脓,又变成更多更多的小泡流了一地的脓。

啊?中岛敦睁着眼,半信半疑。

国木田独步回社后看到的就是太宰治和中岛敦两人在大眼瞪小眼,好不傻。

太宰。他喊道,这个星期该你去孤儿院了。听完这句话,太宰治终于粲然一笑,他并着手指点了点额头。

好,我一定完成。

最近,侦探社接下了社会福利任务。国木田独步问太宰治你要做什么?太宰治说,我要照顾孤儿。我一定要去照顾孤儿。他的眼睛里埋了潭死水,有人抛了两块快生锈的铁片下去,亮了。国木田说好,太宰治就捏着自己的两颊开玩笑地笑着。那笑声太过瘆人,就好像是太宰治终于把自己弄死了一样。

从侦探社到孤儿院要绕过一座废弃的教堂。教堂的墙上爬了好多爬山虎,太宰治伸上去捏了一把。小叶肥肥的,像一个个绿油油的小泡飘在了教堂墙上。一大片一大片的没完没了。

你噢——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对着那块爬山虎幽幽的说,你干嘛要挑脓呢?你看这些小泡都长进我的眼里了。

远处传来了几声喧闹,太宰治抬起眼,那阳光就直直地面着自己,自己好像化成了水。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烫,然后变成无数个小泡,被小屁孩一戳,破了,全世界都是脓水。

太宰治一到孤儿院就被孤儿环在舞台中心。舞台上有一座小小的演讲台,太宰治朝下看,孤儿们不怀好意的笑话脸就跳进眼里变成奇怪的狰狞着身子的带脸的小泡。

我不会讲故事。他说,我只能给你们讲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东西。给我把瓜子吧,不然我不讲噢!

一个绑着麻花辫的小女孩踩了一路的裙角,跌跌撞撞地捧着撒了一大半的瓜子上来。太宰治差点开怀大笑,但他想起了那个朋友,又敛起脸憋着嘴角。

我的朋友说噢——他说第一,不要碰煮开的水壶。会被烫伤。第二,如果被烫伤了要立刻用水冲,冲二十分钟,然后就会慢慢褪热了!第三,要是起了小泡,就要用针挑破——会痛的!他啊。帮我挑完后还说,不痛的太宰。他真的把我当小孩了诶!然后他拿着烫伤膏帮我涂伤口,一边涂一边吹气。烫伤膏是冷的,气也有点冷,又冷又热,感觉很奇怪。

太宰治停了一下,他想,那个时候的感觉到底有多奇怪。他抱着对方的身子,慢慢慢慢地变冷,而他自己的身体却很热,越来越热。又冷又热。那时候的怀里的人心里是不是渐渐结了冰才那么冷,是不是自己不好好涂烫伤膏那颗心才会变冷。

他一边想一边磕瓜子,磕掉一颗小泡就破掉一个。小泡越破越多,他摸了把眼睛,心想,这样下去脓会把世界给淹没啊!

最后他加了一句。

所以要好好涂烫伤膏。烫伤很痛的,烫伤会留疤,会留温度,会让人害怕一辈子。说完,太宰治就站起身扫了一地风衣上的瓜子。

他要走了,小孩子们还留在原地叽叽喳喳。突然风衣被人拉了一把,他转过头,那个小女孩正吸溜着鼻子看着自己。

太宰先生,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呢?您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他是个坏人吗。

不,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太宰治蹲下身子,他伸出手,轻轻按了下女孩的额头。可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一说出来我就会哭的。

那一瞬间,女孩看到太宰治的脸绷得紧紧的不敢出声。她伸出手,踮着自己的小脚丫捏了捏太宰治的鼻翼。

那么,我期望太宰治先生不要再被烫伤了。因为太宰治先生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你没有笑我把瓜子撒一地喔!


2017-06-10
 
评论(1)
热度(17)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