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尺雪

“泉君为什么要接这个戏呢?”

濑名落在封面上的手骤然一滞,只看得见脚尖下的光辉被落下一层浅淡的阴影。

“这可是同志戏噢。”对方似笑非笑地答道。

他猛地合上手,掷下一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站起身离开。

“只是因为想而已。”

“是吗?”

他的追问像破碎的蝴蝶,碎下的阴影和振幅让濑名泉感到莫名的烦躁。而此时对方的声音渐行渐远,走到了最后居然只剩下自己踏在走廊上寥寥的声音。他接这部戏的原因,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吧?泉越是这样思考,紧靠着墙壁的手就越是被紧紧地攥成一个拳头,最终还是用力地砸向身上的钢筋水泥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濑名泉进军影视界了,但这个消息并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除却乏味的偶像剧外,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故事却迟迟没有找上门。

就在前途逐渐暗淡的时候,泉看到了“尺雪”的剧情,虽然剧情颇为老套,但按耐不住的内心还是被主角的感情戏给吸引——这种即将喷薄而出的压制正是他所需要的。

“但是泉君,这可是同志剧。如果你强行接受……你也知道圈内会怎么看你。”他的经纪人不止一次劝导。

濑名自己当然知道“同志”这个词的分量。但他依旧高傲地像一只落难的孔雀执拗地坚持己见。


尺雪的故事基于凛冽的冬天,濑名饰演的高永在居酒屋门前遇见了混血Li。在接到剧本后的濑名发现模糊的左下角上除却自己外还有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名字——鸣上岚。

濑名对岚的关系一直都局限在“队友”上。泉从来不曾过分亲近他。倒是反观岚,如果他们中间有什么关联,那也只剩下鸣上岚的主动吧。

泉原以为两个人的相见应该是轰轰烈烈,他甚至想好了如何拒绝岚要对自己搂肩搭背的自来熟。兴许是他对Li这个角色的一点疏忽,直到相见的那一刻他也只是看到岚轻微的点头。

这家伙变得挺多的。泉低眉扫视了边角沾湿的剧本。

刚刚结束第一幕的岚身上落下好一层雪霜。他的睫毛沾染了点点雪露,被居酒屋前柔和的光线浸出细碎的光华。他抱着小巧的暖手宝,身边的工作人员不时给他添加暖身的衣物。

这一幕是在几近暴雪的恶劣天气中拍摄的,而饰演Li的岚需要在这种鬼天气中坐上好些时间并把剧情中人物的神情不加语言与旁白辅佐来完成。

岚君的演技……足以支撑他完成这种表演吗?濑名不禁冷下嘴角。然而出乎意料的,鸣上有点狡诈的明目近乎完美地刻入镜头的视野里。在仔细观看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泉几乎忘了那个人是鸣上岚而是剧中的Li。

“泉君……”他的经纪人低声呼喊,可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唤回濑名早已飘飞的心智。

在这一幕中还有几个对鸣上生动目光的特写。因为鸣上传神的表情,场内许多人对他的眼睛也大加赞赏。岚君的眼睛……是什么颜色?泉想,橄榄绿?不,那是游君的颜色。然而就在他思绪落空的一刹那,鸣上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脑海里激起一波涟漪。

“想起游君了吗?”

“并不是。”泉几乎脱口而出,“我没有睹物思人的习惯,而且这里也并没有什么可以勾起我思念的欲望。”

岚在注视自己,那双眼睛仿佛在瞬间涌起无数明灭的磷火,但却湮灭于刹那间。那目光不算特别强烈,但他还是察觉到了。

“这是什么表情?”泉看着眼光浮动的岚。

“没什么。”岚苦笑,“继续吧!下一幕要开始了。”

泉从来没见过岚露出这种刻意遏制自己的神奇。他记忆里的岚应该会眯起眼睛对自己做出类似撒娇的举动。而现在这种冷淡不咸的对话却让他很不是滋味……

他下意识地握住从身边经过的手。

“前辈?”

在岚还尚未反应过来时,濑名却如受惊般把手缩了回去。他受恐的双目被尽数掩去,岚失神般把停滞在半空的手臂收回胸前。

“……是唐突了前辈吧?”

“不,并没有。”泉清咳了一声。

“我知道,”岚压住手,看似要喷薄而出的话语反复留滞在白皙的脖颈上,”你在意的只有游君嘛。”

说完,他便很快消失在濑名的视线内。泉握住了手,双方接触过地方如同烙铁一样。

他早就应该发现的。从一开始的巧合搭档到拍戏期间岚对自己的若即若离,其实这个心思缜密的男人一直试探着自己的感情。因为岚对自己的一切再清楚不过了。

但泉自己并不不明白鸣上是从什么时候对自己怀有朦胧的情感。牙齿被寒冷催生出咯咯咯地碰撞声,他松开了自己的手,被勒出的红印依旧清晰。他曾为游木真立下所谓“纯真的感情”和永不背叛的誓约,可此时,泉却萌生咽下了喉中曾信誓旦旦的誓言的冲动。

那天起,泉的疏远便变得过于刻意了。而两人间的心照不宣更是让这份感情逐渐疏淡如水。想到这里,泉压紧了剧本的一角——他并不觉得两人需要疏远至此。明明是最亲近的队友,却又因为对方的感情湮灭地悄无声息。

泉突然停下了动作,在左胸的左侧他的心口处,脉动的心脏开始紧紧压缩,压缩到连这小小的锐刺锐刺都显得意外锐利。这份疏远分明是自己挑起的,但身心却还依恋这份默契,习惯真是可怕极了……他闭上了眼,不禁回想起在梦之咲的细碎日子。

那的确是一场美好的日子,可是如今,现在他们的彼此心照不宣的隔阂却让这一切灭于风雪之中。

该死。他暗暗咒骂着。


尺雪全剧并没有大尺度戏码,两个男主肌肤相亲的戏只有一场雪夜里的拥吻。此时,电影的进度很快就到了这场临近尾声的一幕,除却濑名偶尔的失常外整部电影的拍摄都很顺利。鸣上的演技简直达到了巅峰,濑名不时感到压力。其实全剧里他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岚的角色,更多的是对方的死缠难打。他曾一度开玩笑似的对岚说,这可真像以前的你。出人意料地是对方并没有回应这个无心的玩笑。

“前辈需要错位吗。”

“哈?”此时正在准备下一幕的泉放下剧本,“如果错位的话拍出来的效果不就差很多了吗?”

“但是前辈并不习惯和男人亲吻吧。”

岚扬起嘴角。此时夜雪正肆无忌惮地搜刮这块狭窄的地区,飘扬的雪花利刃般划落在鸣上珍视的脸上。他的脸印染上暴风雪的凄冷,一对湖蓝色的双眸紧紧扣入风雪之内。

想起这些天自己对于鸣上的刻意疏远,濑名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挥打着剧本想要驱散什么似的说,“试一试再说吧,不行再换!”

直到灯光徐徐映在他们身遭,濑名才清楚地看清鸣上身上单薄的衣物。和第一幕一样的寒酸的装束,只是这时饰演Li的岚目光呆滞坐在居酒屋前,被挽到膝盖以上的修长双腿几乎被一尺厚厚的积雪掩埋。青紫相见的皮肤裸露在外,“Li”从一开始就坐在这里等着“高永”。鸣上岚也从一开始在这里等着自己。

他从选角人员嘴里听说了关于岚和Li这个角色的事情。为了竞争这个角色,泉听闻到不少关于岚暗地练习演技的事情。

那双和水妖一样的湖蓝色瞳孔,还是沉入了深邃的沼泽内。

泉饰演的高永打着伞。按照剧本,此时他应该猛地将鸣上从雪堆中抱起并将四肢僵冻的他揽入怀里。

“Li”会发出梦呓似的呢喃,他说,高永,求求你抱紧我。然后顺理成章的拥抱,亲吻,彼此吐露心意。可是在这一刹那泉却动弹不得。边上的导演早已经热入火锅上的蚂蚁,他顾不得形象地高声拍板。现场作乱成一团,好不容易恰逢正好的天气却全都因为这个插曲全部喊停。

直到拍板时那一声利落的声音才把濑名从浑噩中拖拽出来。

“错位吧!”导演不耐烦地扬起下颚。

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错位。可明知道是错位,在他们即将相错的时候泉还是一把推开了岚。

“抱歉,请给我几分钟让我冷静一下。”

他的内心糟糕极了。应该说在触碰到鸣上的手时他的身体就遏制不住地发颤,鸣上岚应该是个爱护自己的家伙,而现在他的手已经被寒冷烙上一大片凹凸不平的红斑。在这一幕中,泉本身的恐惧已经无法用拙劣的演技来弥补,他不想触碰那双手也不想怀抱岚冰冷的体温。他的身体为内心的拒绝做出了最直接最本能的反应。

“我喜欢你。”岚突然走到濑名身边,“哪怕冰雪把我们阻隔我也不曾惧怕。”

你在说什么,泉突然握紧了拳头。

“高永先生。”他的话锋陡然一转,“谢谢你。”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泉在他的话里听出了细微的哭腔。岚软糯的鼻音变得格外污浊,似乎含有一口带血的淤痰。

电影再一次开拍,泉的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点。尽管此刻他脑里徘徊着岚背诵台词的声音可是正是这一种感情,让他有点理解了“高永”这个角色的感受。

“我喜欢你……”

这次他是真真切切地听见鸣上的声音了,可是没有哭腔却带着丝丝喜悦。然而这个感情的拿捏却恰好与剧本重合,泉以高永的身份回应了的岚。

下一秒,岚稍微侧过了头依照程序地实行错位。可是,他反悔了。身体比内心先一步摹上了毫无血色的唇彩。

几个月来沉溺于风雪的岚被泉紧紧地怀抱,他拙劣的演技被满天雪色掩盖。一吻而终,两人的唇边都浸上粘腻的水色,却又在肃肃冷风下快速风化凝成一抹寒气停留在嘴边。

“谢谢你。”Li,或者说是岚,怀着暴风的嘈杂笑了出声。泉的怀抱逐渐软下,他不知道这是岚在感谢他让自己借由这个电影说出了渺茫的心意还是决意要放弃这段毫无回应的感情。

在相拥之中,濑名想起来了,他一向害怕这样得患得失的鸣上岚。

fin.


评论(1)
热度(55)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