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喜剧之王

小小的天祥院英智做了个梦,但稚气未脱的他并没有告诉好朋友莲巳敬人。当英智踏着破碎的步伐奔向敬人肉嘟嘟的严肃脸时,满肚子坏水的他刻意地在即将跑到时对方面前时猛地刹下了速度——他羸弱的身体被敬人紧紧地锢在怀里。

从小家教严厉的敬人从不喜欢别人接触自己,可是英智却意外执拗于敬人身上淡淡的檀香味,虽然敬人自己说并不太接触这类东西可是他还是觉得敬人的怀抱很舒服很柔软很让他安心。

“唔……放手啦英智!”敬人发怒的时候细长的眉头微微皱缩在一起,英智没有放手,反倒笑眯眯地蹭了蹭对方的细嫩的脖颈“哈哈哈”地哈了几口气。

英智把头深深地埋在青梅竹马的脖颈内。

“你在做什么?”纵然敬人嘴上并不饶人,可是他仍旧把英智紧紧拥怀。后者笑出声,清亮的笑声被头上扑飞的鸿雁发放至远方,英智歪着头,安详地闭着眼睛说,“我看过噢,喜欢一个人就会亲吻他给他最温柔的怀抱。我想了很久,敬人的怀抱是最温暖的,所以我喜欢敬人你啊!”

“亲吻我吧!”

天祥院英智的脸在运动后带上浅淡的红晕,很是好看。可是小小的敬人并不乐意,因为书上说两个男人并不能做这种事情。但英智却执着于此,仿佛挑战这个小男生的底线是自己仅有的乐趣一样。英智完好的唇都被咬出殷红的印子,敬人的身子有些颤抖,但仍旧轻手轻脚地将舌头探入对方殷红的地盘,他们慢慢地在彼此口腔内翻滚起不成熟的浪涌,急促而又绵长地在夏日内发酵成空气中转瞬即逝的热气。


天祥院在翻看文件。

医院也迎来夏天了,围墙上的一挂常青藤绿地发烫。昨晚他做梦,梦见小时候和敬人的恶作剧。他摸索着润湿的嘴唇,不经意间流露了难得的笑容。英智用天真骗取了竹马人生中难得的初吻,现在回想起来都难以忘却对方热的惊人的怀抱。他放下文件,猛地将铺在身上的白色被单狠狠揣落地上,还在扎点滴的血管兀地搏动,疼得瘆人。

此时涉和桃李走了进来,他们看到满地狼藉的白床单和床上发愣的“皇帝大人”。

“Amzing!皇帝殿下你怎么了?”

英智忽的尴尬起来,他敛起惶恐挂起令人安心的笑言,说,“没什么,床单掉了。在想要怎么捡起来。”

床单在涉的帮助下被捡了起来,英智抱着自己日益干枯的身体一边敷衍地回应着他们。他累极了,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周遭绿色的枝条汲取殆尽,他靠了靠身后的枕头,有气无力地问道,“敬人他还好吗?我这个无能的皇帝没有回去事情都交给他了呢。”

“还是休养身体最重要!”桃李急切的回答,“那群庶民……我和长毛怪会好好打理啦!”

“那么辛苦了噢桃李。”

涉和桃李很快就退下了,病房又重归死寂。若非自己这副孱弱的身体,fine也不会长期处于群龙无首的地步吧?敬人……英智稍稍地失神了。他的手又再次覆上嘴唇上,若即若离地点触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阵莫名的难过,好像顿然失去了全世界的色彩。他的敬人一直都在陪伴自己,而现在……啊现在四下都没有人呢。

英智尚未发觉到嘴中咀嚼的字眼,他的,他的,仿佛一个执拗的孩童紧紧攥动手里的玩具。明明只是玩具而已,月永雷欧这样形容他们,他们明明只是天祥院这个家伙手里的玩具。莲敬巳人明明比谁都清楚吧?

敬人和英智之间的默契并不是天生的,若非小时候的朝夕相对也不会有现在百分百支持英智的他。敬人听说英智要出院后近乎大怒,“他的身体能承受得了吗?告诉他这边不用担心我会……”

“但这是他的心意,你不可能反抗吧?”涉说。

敬人无语。的确,他反抗不了天祥院的一切,从小开始直至现在。

“唉……”他叹了口气,“那么,我会找个时间去看望他。”

看望英智前他买了一些时令的水果和一小束小巧的满天星。

“是涉吗?”病房内的人说。

“是我。”

“我关灯了噢。”

“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英智听出了小小的抱怨,但是下一秒,小小的柔和的灯光从头顶的天花板上慢慢的晕开,不会很亮眼却又恰到好处。英智不由自主地漾起嘴角。

“你要帮我削兔子苹果吗。”

敬人看着英智眼底慢慢扩散的笑容,不闻不问地开始削起了苹果。英智顺其自然地把头靠在敬人的肩头,他太怀念敬人的温度……英智把手搭在敬人的肩头,可是却在触碰到的瞬间手指被自己捏的咯咯作响。

他依旧把手搭在敬人肩头。

“你瘦了。”英智蓦地发现笑得艰难,“怎么回事啊,敬人,你的手在发抖。”

“兔子要歪了。”他心安闭着眼,“你的体温好高。夏天真热不是吗?”

“嗯,张开嘴。”

英智乖巧的张开嘴。依旧是殷红的舌尖,热得发烫的温度,可是敬人只是稍微擦过英智的嘴角。他直直地看着敬人,对方也不曾回避地看着自己。

英智慢吞吞地咽下苹果,说已经饱了。放在床头的果篮里还有一堆早就削好的兔子苹果,裸露在空气的部分已经锈出交错难堪的斑点。他的目光还滞留在那堆被遗弃的苹果上,但敬人早已经停下了削东西的动作替自己披上了床单。

他们的距离又靠近了一点,可英智却觉得自己可怜到了极点。他是被人捧至顶点的万众之王可是却可悲地屈居在这种地方,他还亲自折断了自由人的翅膀捆绑对方伴在自己身边。想到这里,他稍稍地扬起了脸,落下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吻于敬人的耳畔。

“你是个好人,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可是他这个可悲的王者身边还有一个乐意伴随自己的断翅之鸟,他不会放走。

因为他是皇帝,刚好拥有这份权利。

Fin.


评论(2)
热度(33)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