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Classic

有人说过,倘若有人向你推荐Classic这首歌,那他一定很想撩你。想把你撩到床上那种。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从朔间零的嘴里。那会他们没毕业两人还嫩得很,羽风薰就听见他唱了。有句歌词他印象挺深,听起来很撩人。I wanna kiss还是什么,他不记得了,脑子像塞了浆糊一样。羽风薰转了个身,恰好压住半分头发,他挪了挪位置捅了捅身边熟睡的家伙。

“朔间。”

对方拧着个麻花眉,嘴巴不悦地蠕动了下。朔间零的德行自打毕业后就没改过,羽风薰想了,很久自己的脑子是怎么what了才会和他走到现在这步。他又推搡了一阵,但身边人却撒娇似得反抱住自己的手嘴里不停地呢哝着。

朔间零的睡相不太好,浓黑的头发都翘了起来。羽风薰说了很多次叫他不要洗完头直接睡觉,可是对方总是置之度外任性至极。哪怕稍微想反抗一下都会被对方小鸟啄食一样的轻吻回击过去。他忍不住卷起朔间零的一撮头发,轻轻的揉捏起来,不时听见他嘴边轻轻的哼声。

两个应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家伙,不过是恰好在一个队伍成为搭档。但毕业后UNDEAD也就散了,一群人吃吃喝喝了好久。那天晚上,羽风薰晃了晃头,那天晚上好多人的眼儿都红啦阿多的眼睛红了和没红似得怎么也看不出来。但他还记着朔间零突然把手往自己眼前一晃,虚虚晃晃,忽的在自己眼前一抓。那人的语气也模模糊糊的像倒提了一盅烧酒。

朔间零问,薰君是不是醉了呢?他知道自己醉了,但还是扬着个下巴,满身酒气地反驳着,我没醉没醉呢。

后来羽风薰自己都不知道当时自己到底图个什么嘴硬,就只记得那人的嘴巴还吊着一抹欠揍的笑容,宠溺地好像自己是他的弟弟凛月一样。什么啊,到底把我当什么看了啊!羽风薰用力地拍了把脸。


那男人醒了后执意地给自己换上了皮风衣,米白色的,是他们毕业后第一次相遇朔间零选的。毕业后的两人还活跃在娱乐圈里,但彼此都不怎么相见了。起初成为偶像的动力渐渐褪去,羽风薰开始慢慢地淡出公众的视线——但朔间零不一样,他依旧红得发紫。羽风薰也时常从楼下的便利店看到那人的杂志,总是不知道怎么的一阵鼻酸。他们还没解散的时候......他不禁想到,他们还没毕业的时候经常上这本杂志,那时候的自己比朔间零还要受女孩子喜欢,单杂志写真的销量也比他多得多。

羽风薰忽而在新买的餐桌上看到一本崭新的杂志,自己之前常上的那本。他揪起朔间零还在整理的领子,转头大笑着说,“以前这本杂志的封面人物可是我啊朔间。”

被弄乱的领子被人不疾不徐地整理着,朔间零弯着眉头,笑成一江铺满樱花的春水。羽风薰看的有点懵,只听对方静静的说道,“薰君不一直都是吗?”他像个纵情于情场的老手,白皙的指尖稍稍触了触心口,一串不经意的情话就从他嘴边溜出来了。

“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噢。”

调情成了两人生活中最常见的调味剂,羽风薰经常听到的。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就今天他的老脸被烙上了一层火红,烫到心底都发热。羽风薰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大红大紫的明星会自甘堕落找上自己,明明自己已经人老珠黄甘于平凡了。他原本就想好好的找个女孩子过个余生,长相不用太好,勉强过个日子就行。自己太过自在,他也不期望太好的女孩子糟蹋在自己手上。

于是就碰上朔间零了,在最迷茫那个夜晚遇见的。他说羽风,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羽风薰落魄的像只流浪的小狗,身上扑了一层风沙,自己当时说了句好,你养我。那天月色正好,羽风薰一想到是这个晴朗的月夜把这只老吸血鬼牵出来的,他就露出一大排灿烂的皓齿一笑泯碎了心间的踌躇。

朔间零穿好衣服了,内搭是一件黑色的格子衫。羽风薰记得他穿过类似的衣服,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朔间零不知何时走了上来,圈住羽风薰的脖子。

“走吧,我们去逛街。”


街上开始被鹅黄色的光晕占据,羽风薰站在nautica专卖店面前,不太自然地拨弄着自己身上的风衣。店铺前的落地窗映着橱窗内的打灯,有那么一刹那羽风薰感觉自己回到了当偶像的日子。朔间零也悄悄进入了他的视野,对方还是那么英俊,隐约可以看见衣装下修长的线条。他不是第一次看见,但此时就是忍不住想要掐对方一把的冲动,偷偷地把手伸入裹藏在大衣的腰间。

他试图摸一把,却被人握住了。对方调笑的声音“咯咯咯咯”地钻进他的耳根。

“薰君那么猴急吗?”

好歹以前也是撩妹的一把好手,羽风薰挑起衣服的一角不着痕迹地轻触了一下。他笑说,“身材那么好,没少练嘛朔间先生。”

可是朔间零只是调皮地眨了眨眼,没个正经地跳起几个踢踏舞的舞步。他的舞步把光滑的大街落得一阵踢踏作响,他稍微偏过头,抵在了羽风薰的耳边轻声呵气道,“听过Classic吗羽风先生?”

“听过。从你嘴里哼出来的。”

“那你听过那句话吗?”

他刚从甜品站的售货小姐手里接过黏稠的圆筒雪糕,稍微后仰地回答,“‘倘若有人向你推荐Classic这首歌,那他一定很想撩你。想把你撩到床上那种。’这句?不过我们可是连床都上了。”

“啊呀,被你知道了。”朔间零又弯起了眼,指腹轻轻地按在羽风薰刚刚沾了雪糕的嘴角上,“但我要纠正一句话。”

“什么?”羽风薰偏过头。

“倘若有人向你推荐Classic这首歌,那他一定很想撩你。想把你撩到结婚殿堂那种。”

今天的阳光莫名的灿烂,春光灿烂的那种。羽风薰觉得再大的暖阳头顶的挡光玻璃都挡不住,只是有把火从心底一直撩到了喉头一阵瘙痒。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牵制住,一个冰冷的东西覆了上来。

“这是什么?”他看不清楚,只见地眼里催出一片破碎的光点。羽风薰自己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可是心里还是有什么咯在那里难以放下。朔间零握紧了那双手,目光浮动,“对戒啊。”

朔间零又哼起了Classic。这回羽风薰听清楚了,那句歌词是“I wanna kiss you like Prince”

我想像王子一样吻你。

fin.


评论(3)
热度(49)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