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麻生老师的cold系列。
小号的文都在这里,除了删了忘存档的。

22

每当中岛敦越过发霉的门槛的时候,总有一道锐利的视线赤裸裸地咬在自己身上。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看,甚至因为从小缺乏营养骨骼都长得不太健康。然而那道视线却紧紧地黏住了自己,其实中岛敦自己也不大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自己有那么大的兴趣呢?

说起来,第一次发现这道目光是半年前的下午。外面倾了一地的雨籽,稀里哗啦地下,刚买的裤脚都被打湿了。他单着脚蹦过发旧的槛儿,刚被狼狈洗刷的眼睛就忽而碰上了门后的视线。

“那个……你是谁?”柔和的声音在雨声里显得糯糯的,中岛敦自认为稍微温柔点才不会吓到对方。此刻他还踮着一只脚,难看地搀扶在门边。

“为什么你不把鞋子脱下再说?”

中岛敦低下头瞅了瞅自个赤着半边脚吊着半条湿袜子的窘迫样,也只能低低地回了一声“噢。”

在对方的注视下剥开身上盖有风尘的狼狈后他才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他说,我是芥川龙之介。

“啊……那个,我是敦,中岛敦。”

然而对方似乎早就知道似的弯了弯眼角,回答说,我知道。中岛敦发现在漆黑的壁橱后面有一双明晃的镜子弯了起来,他国文不太好,大概是镜子吧。那双眼睛比女人的梳妆镜还要明媚呢。

这个叫芥川龙之介的家伙总是比中岛敦早到这个混居的房子,甚至在放假的时候也会准时出现在视线能触及的角落。曾有一度,中岛敦以为这个名为“芥川龙之介”的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家里蹲,然而他的上层住户,那个随性的男人太宰治却说,“芥川君?他和你同一个学校呢。”

太宰治是把中岛敦领进大学校门的年轻教授,既然连教授都这样开口了中岛敦也自然没有什么太大的疑虑。可是在他的印象里也真的没有一个和芥川龙之介相符的形象,而且总是早早的蹲在那个角落也完全看不出是个学业繁忙的学生。

太宰治总是趴在上层的阳台上俯视他们,嘴角翘翘地含着什么秘密。中岛敦可以笃定这个教授一定知道什么,但要从这个人嘴里撬出什么话来……那还不如找国田木先生报销一年的茶泡饭实际。

中岛敦换上了轻巧的木屐,一如既往地朝那个角落点了点头。他说,“晚好,芥川君,今天吃了晚饭了吗?”

那个影子稍微迟钝了一下,但还是僵硬地点了点头。中岛敦看到这个有点纠结的小小反应,忍不住笑了出声。

“笑什么?”芥川皱起眉头。

“没什么!”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他即刻抿起嘴角,然而不过几秒,他还是悄悄地瞧了眼芥川龙之介的神情。

眉头终于不似先前那番皱成咸鱼干了,但中岛敦还是不敢放松下来。他提起手边的饭盒,蹑手蹑脚地蹲在芥川龙之介的身边,声音不敢说的太重。

“我……我只带了茶泡饭。虽然很简单但还挺好吃的噢,要尝尝吗?”

芥川的眼睛总是灰蒙蒙的,令人摸不透真实的想法。中岛敦不太敢直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大部分的时间都像阴暗的蛇或者蜘蛛,可是他还是偷偷投去了余光。

“不去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

“嗯?”

“……”错觉吗,中岛敦仿佛看到对方眼底稍微的波澜,“我去。”

“嗯!”他差点高兴地搂在人身上了,但毕竟他和芥川龙之介的关系还很僵硬,再怎么说不能这样做。纵然他这样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一拳打回来……太宰先生说他可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啊。

房子分成三层,中岛敦住在第二层。第二层的采光很好,甚至从认识芥川龙之介开始他就有了让对方上来体会阳光的意思。果然学生还是要朝气蓬勃吧!纵然中岛敦自己也不想承认自己其实也挺懒惰,只是为了活下去才如此拼命学习罢了。

与谢野小姐为房子装点上了青春的色彩,水蓝色的桌布很清爽。中岛敦摊开了刚刚温好的饭盒,对面的芥川龙之介非常规矩地端坐在座位上。

“芥川君?可以吃了。”他眨了眨眼,“其实不用太拘谨的……我们是校友啊!”

校友这个词让芥川顿然清醒。那个熟悉地视线又来了,中岛敦再一次感受到被人紧紧叼在嘴边的寒冷。即使只有短短一瞬,但他还是感到久违的不适感。

芥川龙之介这个人吃饭也是规规矩矩的,或许是身体不太好的缘故吃饭时会不时地别过脸清咳几声。中岛敦在对面观察着这些细微的举动,不一会碗就空了。

就在思想放空的空隙,挂在门前的风铃叮叮当当地扬起声响。中岛敦起身报以歉意,他急急忙忙地打开了门,却没料到鲜少到来的太宰治正站在自己面前。

“太宰……先生?”

“诶呀,敦在吃饭吗?”他眯了眯眼,“我可以进去吗?哦,似乎有客人呢!诶呀诶呀,让我看看——”说着,太宰治就已经把半个身子探了进门,中岛敦是有心阻拦的,可是太宰治要是真的较起来他也是抵不过的。

房内突然传来“哐当”的响声,像是刚换的木筷摔落的声音。

“老师!”那是芥川君的声音?

“居然是芥川君吗……好久不见,居然过来了,真让我感到稀奇啊。”

太宰治的声音与中岛敦的印象不太一样。印象里这个男人一直是轻浮于表面,他很少在平常听见对方稍稍深沉。然而在此时与芥川龙之介的对话里他发现了不一样的太宰先生,同时……也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芥川。

一个急迫慌张失措地像个小孩似的芥川龙之介。

“太宰先生和芥川君认识吗?”

“认识噢。”

中岛敦第一次慌张起来。他在说谎,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说谎。甚至连太宰治都配合地伴着自己说谎。芥川龙之介已经从餐桌上移步过来,刚用过的饭盒边上还有来不及清理的饭粒。他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中顿然升起了难得地失望。

芥川对太宰治持着一种恭敬的态度,他不曾多话,而太宰治也是随口拦住了接下来要发展的话语。只是在一旁看着的中岛敦不由分说地替芥川感到尴尬,而后者仿佛已经习惯似的点头,出门,带上门。一切的动作都显得如此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他看着最后一抹黑从门缝里消失。

“敦很在意芥川君吗。”

“嗯?太宰先生怎么这样说……”

“因为敦你啊,眼睛一直都粘在别人身上。虽然他本人对此没什么察觉,但作为旁人的我可以都看在眼里。”

“是在乎吧?”

太宰治喋喋不休,就像在唱独角戏,中岛敦只是安静地听着,胸口涌起一阵压抑。他总觉得太宰治和芥川之间有这一层不为他所知的关系,自己就像个局外人什么都不明白却被卷入在其中。

卷入在其中?中岛敦在意识到这个问题时脑袋瞬间就联系到了面前笑容满面的太宰治。作为不太敏感的第六感此时却意外凝重地敲落起警钟,他盯着太宰的眼睛,对方的眼睛却像漩涡一样让他沉沦挣扎甚至想哭泣。

那是一种绝望的黑突然从眼睛滋生到心底扩散开,全世界都远离的属于过去自己的凄凉与可悲。中岛敦的脑里又回想起了那句话——“你有一个很好的老师吧。”


有一天芥川突然问起中岛敦这个问题。

他毫无疑问地回答是的,太宰先生教会了我很多。如果没有他我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可是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可以变成一种不幸,名为芥川龙之介的不幸。


“我从来都没对芥川这个孩子温柔过呢。”太宰的眼角翘着一抹阳光,“而我对你的态度多少也让他在意了吧。”


2

令人感到奇怪的总是人类自己,被人捅破一层虚伪的假面后小丑似的自我不会乐意给别人看见。但一定乐意给自己在意的家伙看,因为小丑总是在取悦自己的心上人。

半年前他终于从太宰治的手里接过沉甸甸的毕业证书,博士帽压的脖子酸痛。在转过身面对台下杂乱的掌声时,中岛敦有想过是否会对上那双阴暗的眼睛。他对上了,后者却闪躲着,因为那双眼睛由头到尾都只会注视着一个人,准确点来说是一个人的影子。

芥川龙之介穿的还是一身黑色,除了毕业服上几条显眼的横杠,他一点都没变过。就连那双透过自己望着他人的眼睛都从未变过。

系主任上去寒暄了几句,对面化工系的森欧外主任也不慌不忙地回礼着。然后是熟悉的国木田老师,化工系个子不太显眼的中原中也……一个又一个的人上去了,又一个接一个地下场。中岛敦捏紧了毕业证书,典礼过后就再也不能再见到芥川龙之介了。

国木田先生询问他毕业后的志向时他还满脑子那天的事情,面对国木田独步,中岛敦依旧心不在焉。国田木的眉头早就碎成麻花辫儿了,只差没把心爱的笔记本直接砸人头上。

“所以你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呢!”

中岛敦没哼声,只是低低地发出类似磨牙地声响。挂在墙上的时钟老得发声,两人僵持着谁也没出口大气。最后还是他自己妥协了,别扭着嘴问了出来。

“芥川君和太宰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太宰?”国木田的语气不太好,“以前他是化工系有名的教授,那时候的他……虽然我不太清楚,但是那个时候在他手下学习的学生大概都不太舒服。”

“毕竟他的优秀是全校共睹的。听说那时候的太宰,像头冷血的野兽。”

“如果你要问芥川龙之介这个人……我只能说他是个天赋异禀的家伙。上不上学都不太重要了吧,如果没有太宰治他可能就真的很出色了。”

国木田说完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留下,话题很快就被引到了“未来”上面。其实有没有芥川龙之介这个人都好,中岛敦都有一毕业就从混居房里搬出去的念头。投份简历混个日子平淡无奇地活下去,偶尔和同事坐在街头吃着冷出油脂的泡面发发牢骚,这大概是他后半生的一切。

如果说遇到芥川龙之介后有什么改变,中岛敦衷心希望能和对方住在一起坐在楼下的花圃上吃泡面。不抱怨也行,他看着芥川吃都好,至少有个人能带给自己对明天的期待吧。

太宰治没回来,中岛敦看着发黄的水蓝色桌布踌躇了一会,但还是收入了小巧的旅行箱里。下楼时撞见了芥川龙之介,他的嘴唇不由自主地发着颤,蓦地发不出声。

“有什么事吗?”

芥川的眼睛像城市上空的雾霾,中岛敦看着这双眼睛怎么也说不出“我要走了”这种煽情字眼。他的脸忽的一烫,下意识地把脸拍得作响。

“有蚊子!对!最近蚊子真多,芥川君不觉得吗?”

其实中岛敦一直没敢说出口,芥川欲笑的表情很生动。就像他第一次遇见的那样,比女人的梳妆镜还要明媚。此时的芥川似乎被逗笑了,头发掩着半边的轮廓看不太清楚。

“或许吧。”


中岛敦也终于为这场不知所云的苦恋和暗恋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他搬出去了,再也没有回到大学和那个混居房子。不过也恰好,给芥川和自己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告别。


3.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又到了,中岛敦放下鼠标转向刚亮起来的城市。他毕业两年多了,仔细数数应该正值人生最好的年华,先前在学校挺好的老师同学也经常和他谈起找个人过日子的事情。与谢野晶子一如既往地热心于此,她说话从不拐弯,直来直往直接就是一桌相亲。

国木田独步多少也是知道中岛敦的心思,但也没阻止过与谢野。偶尔有一次在聚会上遇见国木田先生,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地锐利。聚会上不免喝点小酒,国木田独步似乎上了酒劲,难得地高喊着,芥川君他还在学校考研啊!你要真的喜欢怎么不去追啊!可是被挫掉的爱情中岛敦总是不乐意再捡起来缝缝补补,只是摸了摸鼻子坦然地说,国木田先生你醉了。

中岛敦下楼买了份快餐,便利店人员刚放入微波炉稍稍加热。他坐在玻璃门前看着门外人来人往,或许是节日,人群大多数是小情侣。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不免“啊啊”地感叹两声。

微波炉“叮”了一声,中岛敦才起身上前拿走饭盒。平日这个时间来人不多,中岛敦自己也不甚在意周围有什么人,径直就伸了过去,完全没注意到手边另一份快餐。理所当然的,他把另一份撒了一地。

“抱歉!”

“没事。”对方的声音似乎浸了水,浓浓的奶糯感。中岛敦顿下手,却迟迟不敢抬头。他突然慌张又失措,仿佛几年前尝试邀请芥川龙之介的那个下午,呆愣地滞在那里。

“怎么了?”

清新的便利店内充斥着一股风尘,中岛敦嗅了嗅,是芥川的衣服上的。风尘里带着湿气,大概是从空调房里刚出来。他稍稍看着对方,后者的眉头若有若无地扬了起来。

“中岛敦?”

听着心念了多年的声音,中岛敦不经意地摸了把脸。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声音……真怀念啊。很多个梦里他都想过,若是有一天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遇到了,他一定会握住对方的手说芥川君,和我一起吧!但梦想多半丰满,一到了现实又仿佛回到了原点只字也说不出来。

“嗯。”

或许国木田先生不曾说错,如果一样东西你不曾尝试把握一下都是不可能的。就像泡妞不去主动说话人家不理你,同理于恋爱,你不把苦恋说出来到后面谁都不知道你恋谁。万一人家刚好也对你不错呢?

或许20岁正好。

中岛敦拍了拍身上的狼狈,忍不住笑出声。

“我在这里芥川君。”


Fin.


评论
热度(30)
© 囤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