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棠,你别回来。

自截自修 


还有一张干货就不打角色tag了

调色练手。

这种色调的法儒爸爸真是令人心动。

小蝴蝶真是让人心动(……)正经的时候。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在空间看到的以一句话开头写甜文,我就不放开头直接当题目了。

太久不写什么都不会写了。就当个段子看吧。

——

“那么早少白头,你这样是整天熬夜了?”

寄昙说把脊椎挺地笔直,全神贯注地敲着面前的档案。听到来人的话,他停下手头的工作转而笑言,“那么爱唱歌,你这样是要参加歌唱比赛了?”

只是人还没看见,就见一个苹果先往寄昙说脸上稳稳地飞来。他也不急,先是一把抓住而后又仔细端详了一阵。

“小女生给你留的苹果我帮你洗洗。”只见楚天行嘴里也叼着一个刚洗净的苹果,没擦净的水就顺着他的下颚湿了一地。

寄昙说先笑了,“好友,这些天你要把醋一起熬了才有趣味吗?”

楚天行叼着苹果摇摇头,他猛地咬了一口...

激情吸天迹。

这种暧昧的色调真棒(……)

仙魔男团之神毓逍遥(?)

瞎调瞎排版,纯粹即兴吸大宝贝。

今天跑去名朋瞎写了一段求了个拥抱,高兴了(……)

好歌啊。

一起入霹雳吗。

就写文来说……我想被人骂一下。没看过无脑喷的话…还是算了。看过了,有点针对性的喷我会很兴奋。虽然知道自己哪里写得不好,但不够彻底不够清楚。委婉地也好。

修图也是,剪辑也是。色调,光影,清晰度balabala。

如果lofter能出匿名评论,我想我应该能收到一些有趣的恶评。

不朽 博尔赫斯

我在塔西佗身上找到了某种折衷论点,这一折衷论点后来被歌德接了过去。塔西佗在他的《阿古利可拉传》中说:"伟大的灵魂并不与肉体同亡。"塔西佗认为,个人不朽是专门给予某些人的馈赠:它不属于平庸之辈,而某些灵魂则是值得永垂不朽的;他认 为,除了苏格拉底谈到的"忘川"之外,应该指出哪些人曾是不朽的。歌德发挥了这一思想,他在他的朋友维兰死后写道:"以为维兰已无情死去是很可怕的。"他无法认为维兰没有留在某个其他地方;他相信维兰个人不朽,而不相信人人都不朽。这与塔西佗的思 想异曲同工:失去肉体并不损害灵...

1 / 3

© 初恋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