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肾

纪念自己的初次剪辑。

送给东汉尼了

这里

你值得那么好啊。

傅红雪,是那致命的一眼。

p2 3可能是截图没截好.....很模糊了。

每日修图

吸沈了。

尺雪

很久以前的文,毕业后的故事


“泉君为什么要接这个戏呢?”

濑名落在封面上的手骤然一滞,只看得见脚尖下的光辉被落下一层浅淡的阴影。

“这可是同志戏噢。”对方似笑非笑地答道。

他猛地合上手,掷下一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站起身离开。

“只是因为想而已。”

“是吗?”

他的追问像破碎的蝴蝶,碎下的阴影和振幅让濑名泉感到莫名的烦躁。而此时对方的声音渐行渐远,走到了最后居然只剩下自己踏在走廊上寥寥的声音。他接这部戏的原因,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吧?泉越是这样思考,紧靠着墙壁的手就越是被紧紧地攥成一个拳头,最终还是用力地砸向身上的钢筋水泥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濑名泉进军影视界了,但...

锈骨

刑警paro,朱樱司视角


0.

“最后一次的执行地点?”

“Hongkong.

”最后的结果是?”

“死了一个人。”

“什么?但是报告上并没有人员伤亡。”

“我忘了他的名字,但是那是的确存在于我脑海里的。”


1.

茶水房的水烧开了,朱樱司才从方才的思索中缓过神来起身拍上了开关。手边存放着刚拆封的文件袋,朱樱司伸过手,将覆在上面割纸刀顺入了口袋里。

这一幕却不巧地落入刚清醒的凛月眼里,他抿起嘴佯装笑意。

“那东西对小朱很重要对吧?”

那是一把锈出年代感的拆信刀,小巧精致的花纹像是绕在使用人的指尖上似地有着不可抗力的魔力。这东西对朱樱司自己来说的确是有着非...

骗术

旧文,一颗甜饼❤


1.

病历本上用钢笔写的名字,他看了好久。

同事说春天来了,但风还是夹着雪。濑名泉应该是看了很久,可是再回过神来继续看着面前陌生又熟悉的一切,就又不觉得久远了。

小女孩晃悠着双脚,发带嫩粉可人,她在看着发呆的濑名泉,而濑名泉也以相似的姿势回望着对方。

“带你来的人是谁?”

“医生第一句问的不是张开嘴巴吗?”她的眼睛骨碌碌的像葡萄样剔透。濑名泉越看越觉得很相似,不,再相似不过了——他也见过这样动人的双眼,但那个人,那个人他已经很久不见了。

打死他都不相信这个小孩是鸣上岚的女儿。濑名泉在心底悄悄地掰开小指头,即使他们有差不多五年没见过面。

“再不说我...

努力地往前走。

© 初恋肾 | Powered by LOFTER